团队介绍
首页 >> 集体土地拆迁 >> 原创文章 >>被拆人,你如何才能获得公平补偿?
详细内容

被拆人,你如何才能获得公平补偿?

时间:2016-05-12   作者:京云律师  【原创】       阅读

 北京京云律师事务所对此次事件中遇害人员表示沉重哀悼。

    又一起因拆迁引起的恶性事件,虽然从事这行已近十年,但是每每看到这样的新闻仍然心情非常沉重,同时也更加感到我们作为拆迁律师肩上沉甸甸的责任。

    遇到过拆迁的人都能理解面对过低的补偿那种无力、无奈甚至无望的心情,这在我国三四线城市体现的更为明显。从本案报道的新闻中可以看出,老鸦陈街道的拆迁补偿的确比较低。

    京云律师事务所曾经代理过多件河南省郑州市拆迁案件,发现近年来郑州案件出现了以下情况:

 一、城中村农民盖高层现象非常严重  政府却没有任何制约及监管

    近几年郑州发展速度飞快,大量工作人口对城市住房要求非常迫切,但是政府商品房增加的速度远没有需求增长的快。所以就产生了城中村的村民拼命盖高楼出租的现象。去过郑州的人都知道,城中村里一家高过一家的楼房。

    一方面,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城市白领、刚毕业学生租房难、住房贵的问题,但是对于盖房的村民本身,存在着很大的风险。

    这些房屋盖起的时候,村里、乡里镇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许多翻建或者高层建筑在法律上可能被定性为“违章建筑”,如果政府真的要整治,那么在盖房的时候就应当阻止。而不是在老百姓花了大价钱盖了之后,在拆迁的时候以违章建筑的名义而不给补偿或者少给补偿。

 

二、城中村房屋拆迁适用哪部法律  哪种拆迁/征收程序

    从本则新闻里我们可以看出补偿的依据是:郑州市政府2014年发布的142号文件,即《关于调整国家建设征收集体土地青苗费和地上附着物赔偿标准的通知》但是拆迁的程序依据的是国务院颁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而现实的拆迁程序也是这样的。

    这两个程序是完全不一样的房屋拆迁程序,不管从适用的土地性质还是拆迁需要履行的程序,都是有天壤之别。不能在同一项目中适用。

    退一步讲,即使适用了也没有完全按照法律规定的补偿方式来走。所以整个补偿方案是法律规定+土政策+一定的任意性,三者“混搭”而成的。这就导致任意性比较大。我们曾经听说过一个地区的补偿,有一家是按照人头算每人补偿100平米的安置房面积,另外一家是完全没有这么补偿,只是像本案一样给一些补偿款。

    补偿的随意性导致了被拆迁人严重不满,为社会的不稳定埋下了隐患。

 

三、具体的拆迁过程中应充分保证被拆迁人的知情权

     拆迁中被拆迁人之所以感到补偿不公平,很大原因来自于没有知情权。以我们在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代理案件的经验,90%以上省市的拆迁项目都不能完全保证被拆迁人的知情权。2011年出台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中对征收人需要履行的程序规定的非常详细。每一个程序背后都是一个被征收人应知的点,但是,事实却是,往往被拆迁人在拆迁中连评估报告都看不到,全凭拆迁人的一根笔、一张嘴、一张草稿纸,他家世世代代生活的房屋就被征收了,这是严重侵害公民财产权的行为。很多人不懂或者惧怕政府报复等原因就忍了,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最终酿成了郑州这位村民的惨剧。

  

如何改变现状?

    首先,最重要的是政府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现在我国不是缺少法律而是缺少按照法律执行。所有正规的程序都能按照法律来执行,被拆迁人该有的权利保障到位,详细拆迁双方的信任程度将大大增加。

    其次,在现状不能完全改变的情况下。允许拆迁律师介入案件,我们发现只要律师介入的案件没有一起发生过激的行为,对于政府的公信力和被拆迁人提高补偿两方面来说都是有好处的。

    最后,希望本案能引起政府的重视,逐渐加强法律的执行力度,愿此事件不再发生。

 

附上新闻:

 5月10日下午,拆迁中的郑州市惠济区老鸦陈街道薛岗村,村民范华培持刀行凶,致三死一伤,死者包括街道拆迁办副主任。郑州警方发布通告称,制止行凶过程中,民警鸣枪警告无效,开枪将其击毙。

 昨日,范华培亲属告诉新京报记者,范行凶的导火索为拆迁矛盾,去年借债70万修房,拆迁补偿仅50万,压力较大。

 连杀三人称“已活不了”

 36岁的范华培,是老鸦陈街道薛岗村人。家中有父母、范华培及妻子、7岁女儿等五口人。

 范华培的一位表叔介绍,当天是范华培父亲出院的日子。今年4月,薛岗村的拆迁正式展开,村干部多次上门动员,范华培父亲对此不满,心脏出了问题,住进了医院重症监护室。这次住院,花费范家数万元,而范华培一家一月的收入不过几千。

 村中公告显示,5月4日拆迁已进入倒计时。村民称最近开始持续断电断水。

 前天下午,范华培回家发现家里停电停水,情绪激动,“这情况他父亲没办法回家了”,其表叔分析。下午4点左右,范华培拿着刀出了门。

 据媒体报道,他看到路边正在维修的钩机,以为是钩机司机断了他家的电,捅伤钩机司机。

 随后赶到老鸦陈街道办事处,遇上42岁的办事处常务副主任、拆迁办副主任陈山,陈山连中五刀去世。范华培开车回到家中,又刺中路边空调回收人员和文志父子。网络图片可见,和文志躺在范华培家门口的路边,右腰边有大量血迹。

 下午5点左右,范华培发了一条朋友圈,“人已杀,不要再救。我已活不了。”躲汽车旁身中数枪身亡

 10日晚开始在网上流传的一段小视频记录了范华培被击毙前的半分钟。

 视频里,近十位穿着防弹背心或黑色制服的警察向前方射击,对面是拿着刀、躲在自家汽车旁的范华培。

 范华培家附近拉面店的老板记得,听说出了事,他赶到现场,听到了一阵密集的枪声。

 范华培的大伯当时在现场,他回忆,范家人当时曾呼喊,不要开枪,希望可以劝范华培放下刀,但没有成功。

 根据郑州市公安局的通报,在制止行凶过程中,范华培叫嚣威胁并开车冲撞,处警民警鸣枪警告无效,开枪将其击毙。中枪身亡后,范华培的尸体和奇瑞汽车均被带走。多名目击者称,范华培身中数枪。

 11日,家族亲属在家中为他设了灵堂,家门口的捐款记录本记录了近150位村民及陌生人的捐款,没有留下名字的人则更多。

 亲戚称与拆迁补偿有关

 对于范华培作案动机,警方暂未通报,但其亲属表示,与拆迁补偿不合理有关。

 据了解,薛岗村村民们于今年1月得知拆迁消息,正式拆迁从4月开始。范华培的表叔说,一年多前,范华培借债70多万修了7层的楼房,每层面积接近180平,打算出租,一年能收回几万元租金。如果拆迁,只能拿到约50万补偿款,还不够还债,压力较大。

 目前,薛岗村456户村民,已有超过95%搬迁。昨日下午,记者在村中看到,村庄大街上大型钩机正在拆除腾空的房子,绝大多数楼房已经被推倒。

 范华培是为数不多的坚持不搬的人。一位知情人士称,范华培的堂哥是薛岗村村主任,堂哥曾劝范华培搬迁,但范不肯签字。自1月起,范还在朋友圈转发多篇与拆迁相关的文章。

 范华培一位较为亲近的朋友介绍,范华培表达过对搬迁安置问题的担心。根据政策,搬迁后政府不提供住处,前三年每年给每人7200元的过渡费、5000元的生活费,“这钱租房可能都不够,能不能给三年还是个问题,所以他不愿意搬。

 对于相关问题,薛岗村拆迁办官员昨日表示暂不接受采访。

 焦点1  拆迁补偿是否合理

 亲属称范华培花70万修房,只能拿到50万赔偿款,这其中是否有补偿不合理的因素?

 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薛岗村的拆迁补偿标准,是依据郑州市政府2014年发布的142号文件,即《关于调整国家建设征收集体土地青苗费和地上附着物赔偿标准的通知》。

 该补偿规定,建(构)筑物类的补偿标准为:楼房框架结构1080元/平方米,砖混结构680元/平方米,砖木结构550元/平方米。

 但政策在执行过程中,有了一些变动:建筑的三层以下正常补偿,三层以上属于违建,按照340元/平方米计算。

 一些村民认为,这个价格低于建筑房屋的成本价,可能出现补偿款比修房子花费还低的情况。范华培家就是如此,借了70万建了7层楼,按规定拿到的赔偿款为50万左右。

 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工作人员称,他接到过不少村民反映补偿不合理,甚至自己也向相关部门反映过这个问题,但最终没有得到解决。

 焦点2  先拆迁后安置是否违规

 拆迁过后,薛岗村的村民,有的搬到了附近小区,有的在菜地中搭起窝棚。范华培出事之后,范氏宗族的村民们又从各地聚拢到了一起。

 2010年,国土资源部曾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征地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切实做好征地涉及的拆迁补偿安置工作,先安置后拆迁,坚决制止和纠正违法违规强制拆迁行为;合理进行住房拆迁的补偿安置,因地制宜采取多元化安置方式,妥善解决好被拆迁农户居住问题。

 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实施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

 但上述政府工作人员也承认,在现实操作中,“先安置后拆迁”几乎没有可能,“很难做到”。

 在薛岗村,根据政策,搬迁后政府不安排住处,承诺前三年每人每年将获得7200元的过渡费、5000元的生活费。

 “有的地方给了一年补偿款就没下文了,拆迁指挥部也是临时的,到时候不给补贴了,村民也不知道去找谁。”这位政府工作人员说。

 年初强拆曾致医院多人受伤

 范华培刺杀拆迁干部,并非惠济区今年的第一起跟拆迁相关的事故。

 今年1月7日,郑大四附院放射科、太平间遭强拆。事发时该医院处于工作状态,突然袭来的挖掘机破墙而入,医生和病人四散。事发后医院称,强拆造成6具病人遗体被埋,人民币近2000万元设备被损,多名职工受伤。

 1月15日,郑州市政府公布此事的调查处理结果,惠济区两名领导干部被处分,组织强拆的涉事企业相关负责人被刑事拘留。

 要提前此次事发的老鸦陈街道属于郑州市惠济区,曾是郑州最大的城中村,有19个村民组,20万左右人口。2013年,它被列为全市城中村改造重点攻坚村。

 老鸦陈街道的薛岗村,则是惠济区旧城改造的最后一步。今年初,惠济区相关部门宣布,惠济区四环以内村庄已基本拆迁完毕,6月底以前,将完成剩余村庄改造工作,实现惠济区全域城镇化。

 政府网站显示,4月28日,事发12天前,惠济区区委书记黄钫还曾在老鸦陈视察拆迁遗留问题清零及“两违”整治工作。

 会上,黄钫强调,惠济区相关部门跟进,发挥作用,形成拆迁氛围,确保4月底完成任务。“要硬起手腕,防止反弹,实现清零目标。”

 

京云微信
更多拆迁信息与咨询 请关注京云微信
京云微信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18号恒基中心2座1111.

咨询电话:010-6518 5881

北京京云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5019254号-1

Copyright @ 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